主办:中共甘孜州委政法委员会 甘孜州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:四川法制报社
您当前的位置:365bet体育在线娱乐场  >  政法文化  >  随笔感悟
温情腊八粥
www.china-sdgc.com 】 【 2018-01-26 10:50 】 【 来源: 甘孜日报 】


  ■吴建

  一年一度的腊八节又到了。遥望家乡,我思绪悠悠。

  孩提时,每年农历腊月初八,母亲总要给我们煮腊八粥。那时家庭条件差,买不起桂圆、莲子、核桃等果仁,母亲煮腊八粥所用的材料绝大部分是农家土特产,如红枣、花生、玉米、芝麻、白菜、赤豆等,虽然尽是些“土老货”,但吃起来仍然十分香甜可口。

  记得那时母亲在腊月初七的晚上,就开始忙碌起来,淘米、泡果、剥皮、去核、精拣。然后在下半夜开始煮。母亲先把不易煮烂变软的红豆、绿豆下锅,用小火不急不躁地熬煮,待它们膨胀了,再加入糯米。当粥沸滚之时,母亲用长柄勺勤加搅动,以防粘锅底。再用微火炖,一直炖到第二天的清晨,腊八粥才算熬好了。母亲先盛一碗腊八粥敬神祭祖。然后才给我们姐弟几个每人盛一碗。而她自己的一份则舍不得吃,而是送给村里的五保户王奶奶。母亲说:这腊八粥本来是佛庙的和尚手持钵盂,沿街化缘,将收集来的米、豆、枣等煮成腊八粥分发给穷人,穷人吃了以后可以得到佛祖的保佑。自己把粥送给别人吃,那是为自己积德。

  三十多年过去了,成家立业的我也让妻子熬过腊八粥,但总是熬不出母亲熬制的那种特别的味道,所以每近腊八节,母亲的腊八粥总是牵动着我的思绪。可母亲前不久遭遇车祸,右手腕被撞成粉碎性骨折,用石膏绑着,动弹不得,怎么可能为我们煮腊八粥呢?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询问了母亲的伤情。母亲说:“没事,没事,你们别挂念。”接着她问我:“快到腊八节了,你是不是想吃腊八粥了啊?”知子莫如母啊,我说:“您手骨折了,怎好煮粥呢?今年就算了,以后还有机会吃的,您还是多保重吧。”又与父亲聊了一会儿其他的内容便挂了机。

  到了腊八节的早上,我还在睡梦中,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惊醒。我打开手机一看,还不到六点,是谁这么早有事呢?我接通电话,原来是父亲打来的,他让我们回家去吃腊八粥。我惊愕:“是谁煮的腊八粥啊?”父亲笑笑说:“是我和你妈做的啊。”我心头一颤,没再问什么,连忙穿衣下床,和妻子驱车赶往二十多里外的乡下老家。刚到村口,就远远望见母亲倚在家门口翘首盼望。我加快速度将车驶进老家的晒谷场上,下车扶住母亲问:“妈,您冷不冷啊?”母亲说:“不冷不冷,你们快进屋坐。”父亲一边打热水给我们暖手,一边告诉我们:“你妈说到了腊八节不吃腊八粥是不吉利的,她不听我的劝阻,早上4点钟就起来和我一起煮腊八粥。我烧锅,她在灶上用一只手配料,忙了两个多小时呢。”听着父亲絮絮叨叨的叙说,看着母亲吊着的手臂,我的眼角一片潮湿。当父亲揭开锅盖时,一股再熟悉不过的香味扑鼻而来。品尝着香喷喷的腊八粥,儿时的幸福感一下子又回到了眼前。看着我们吃得津津有味,母亲美滋滋地问道:“香吗?”我和妻连声说:“香,香,喝在嘴里,香在心里啊!”是啊,一样的糯米,一样的八种配料,我却觉得今天的腊八粥比以往所有吃过的腊八粥都香、都甜。

  哦,这渗透着亲情融入了母爱的腊八粥,将永远珍藏在我的心中。
编辑:任娇旸
相关新闻
随笔散文《邂 逅》   2017-08-17 11:18:07
随笔散文《有水就能开花》   2017-08-15 10:54:04
随笔散文《初识马(一)》   2017-08-11 13:50:36
随笔散文 《待雪》   2017-02-07 09:22:41
散文随笔 《那些年,我的司考之路》   2017-01-18 15:52:31